2011年10月7日记者宋媛发自北京

一款液晶屏只有4寸的苹果手机,价格高于一台56寸的国产液晶电视,购买者还在排队。放眼看去,无论是地铁上,飞机上,或是高铁上,遍地都是手持苹果手机的人们。不仅如此,号称国庆日前那周最令人兴奋的新闻也是苹果公司终于向媒体发出正式的邀请函,虽然最后谜底揭开苹果没推出iPhone5,而是推出升级版的 iPhone4S,让期待很高的苹果迷感到失望。但一款电子产品的面市能让如此多的粉丝翘首以待,当下恐怕也只有苹果品牌才会受到如此关注。

然而苹果人气背后“是非”也不断,香港劳工组织“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简称SACOM)已于9月24日,前往苹果位于香港的第一家旗舰店所在的大楼里,展示高达六米的海报,抗议苹果劳役工人。据称,为其代工生产iPhone、iPad的内地供应商,过去数年一直被揭发侵犯劳权的事件。苹果标志上,一半呈现出让人赞不绝口的完美姿态,另一半是被啃下的缺口,这是否也是凑巧印证了苹果如今冰火两重天的境地?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出了款iPhone4s!失望。”得知苹果产品发布会上亮相的并非iPhone5,而是iPhone4S时,微博、论坛上“失望”成了主旋律。所谓期望越高失望越大,苹果发布会的前夜,各种猜测和讨论的热度简直堪比球迷期待世界杯决赛盛宴。

“时刻准备着!”“就是抢在半夜凌晨前见到你——iPhone5? iPhone4s?”

“iPhone5概念机赏析如果长成这样你会满意吗?”在苹果论坛里,一大批中国市场上的苹果粉丝们,用这样的标题,纷纷表达对苹果手机新品的购买欲望。就连自称要打造中国版的“苹果公司”小米科技董事长雷军,也在其官方认证的微博中,对苹果公司新品发布会的邀请信,表现出期待的心情:“苹果就是苹果,一个会议邀请函都能做成这样。期待他们新CEO首次表演。”

10月2日,本报记者在中关村发现,不少商户已打出接受 iPhone5 预订的旗号。“一旦iPhone5上市,势必将成为今年年底礼品市场的大热。”中关村一家专营苹果手机的老板告诉记者,很多商家已开始筹钱,打算iPhone5一上市就入手几百台,“我每天都会接到客户询问iPhone5到货的时间。”

同样,在北美老家,苹果也“红得发紫”。独立移动广告机构InMobi最近发布一项调查结果显示,41%的北美手机用户计画购买iPhone 5,而一半以上的黑莓手机用户计画转而使用iPhone 5手机。

 

代工企业压榨,根源在苹果? 

但是,在炫目的产品背后,苹果一直被指其代工厂存在侵犯劳工权宜的事件。首先是极端悬殊的利润分配让苹果受尽争议。据美国巿场研究公司iSuppli估算,一部iPhone,苹果所得利润可占售价的6成,而中国工厂的代工成本只占约1%。“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专案干事郑依依向本报记者透露,“透过压低代工厂的单价,苹果尽占利润。这样层层剥削的结果是,代工厂欠缺条件去改善生产条件,中国工人的劳动力受到极端压榨。”

其次,在维权人士看来,急单采购也造成苹果代工厂压榨劳动力。苹果现任总裁库克曾经指出,库存是“根本之恶”,“你要像经营乳制品一样,如果过了保鲜期,就会有问题”。但郑依依告诉本报记者,就是因为不再有仓存,每次苹果给代工厂下订单都很紧急,致使工人要在短期内疯狂加班,无法得到正常的休息时间。 “正如我们在生产iPad和生产iPhone的代工厂所见,为了赶产量,工厂往往未完全峻工,即已投产。郑州富士康从注册到第一条生产线投产之间只有30 天,厂房处处仍是工地,沙土弥漫。”

不仅如此,为了提高劳动生产率,某些代工厂更是置工人安危于不顾。由于正己烷挥发速度更快,即使别的工厂使用的是酒精或者别的溶液,但苹果在江苏的供应商联建(中国)科技有限公司代工厂,拭擦手机萤幕仍然使用这种有毒液体。“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指出,2009 年,这个工厂137名为苹果生产触摸屏的工人,因使用正己烷作为清洁剂而中毒,2010年,吴江“运恒五金”至少8名工人同样因使用正己烷清洗苹果标志住院。“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还指出,一些员工特别是金属加工部门的员工经常要接触到化学用品,但是员工们对于他们所接触的化学用品一无所知。而且受到伤害的这些工人并没有得到理想的补偿和治疗,不仅忍受着身体的痛苦,对前景也充满了忧虑。

 

在华外国公司应履行社会责任

为了让苹果用户知晓每一部iPhone 背后的血汗历程,劳工组织上演了文章开头那一幕:SACOM 以印有“No More iSlave”及“停止劳役工人”的巨型海报,悬挂于苹果店门外,同行的义工则向消费者及途人派发“苹果的真相”单张,向消费者揭露苹果剥削工人的恶行,要求消费者共同向苹果施压,改变每部iPhone苹果占利润60%而供应商只得1%的不公平采购模式。 SACOM同日还发布新一份富士康的调查报告《iPhone奴工:郑州富士康的劳动条件》,指出郑州富士康为苹果生产iPhone 的工人,工资遭克扣及误算,强迫劳动及无偿加班等待遇。可惜的是,抗议行动历时约一小时,然而苹果并未派人接收SACOM的报告。

今年年初时,美国苹果公司曾发布《2011年供应商责任进展报告》,首度承认其在江苏的供应商联建(中国)科技有限公司137名工人“健康受到不利影响”。但是对于SACOM的抗议,苹果公司至今也没有给予任何回复;同样,未向工人作出道歉或赔偿,也没有向公众其代工厂的整改方案。这不免令人担忧,苹果对代工企业的用工监督漏洞未堵?据悉,苹果对代工企业的用工监督形式,以工厂稽查(或称社会审计)形式进行,即苹果派出稽查人员到代工厂,以查看档、访谈工人与管理层进行用工状况调查。然而郑依依认为,工厂稽查的形式作为一种企业社会责任机制,早已被认为无法真正诚实有效地反映用工情况,因为当中存在大量可以欺瞒、作假的情况。例如代工厂可以藏起真实档、威吓或利诱员工向稽查人员背颂“标准答案”,或者代工厂可以贿赂稽查人员等等。

其实,不只是苹果,许多外国公司在华都会存在此问题。郑依依指出,这些公司之所以会忽视企业应该履行的社会责任,是因为根本没有成本,他们只需要遵守本国(像苹果之于美国)经营的法例,在本国以外的代工厂所犯的罪行,根本不需要为之付出代价。“作为民间团体,我们呼吁普罗消费者和民间团体的同业,一起来关注和监督品牌公司侵犯中国工人劳动待遇的事件,利用一些有效的方式,例如发送抗议电邮给品牌公司,要求改善工人劳动。”“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项目干事陈诗韵介绍,SACOM亦曾制作明信片,收集巿民的签名,寄给苹果上任总裁约伯斯。

号召消费者拒绝使用不良企业的产品是国际环保组织经常使用的抗议手段,但是这类动员在中国并不多见。中国人民大学“能源与气候经济学专案”负责人邹骥教授就指出,拒吃鱼翅、拒穿皮草等广告只是全球行动的中国环节,而针对中国工人伤害的抗议行动,确实应从中国消费者开始。